最新供应
栏目:客户案例 发布时间:2020-01-12 20:19

  但是如果按照我们前文测算的全国生活垃圾产量规模,2018-2020年将分别达到4.8亿吨,5.4亿吨,6.1亿吨,则对应的实际焚烧量需求将高达2.2亿吨,2.7亿吨,3.3亿吨。

  此外“十三五”规划对垃圾焚烧厂项目推进的地域方向也做了战略部署:初步新增焚烧项目规模较大,且将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随后将逐步向中西部及二三线城市转移,项目平均规模也随之下降。商业模式上将从BOT、DBO、O&M、EPC等逐步向PPP模式发展,并由单一焚烧处理逐步向综合环境服务类业务转型。随着生活垃圾的主要处理方式从卫生填埋逐步向垃圾焚烧转移,填埋处置比例将持续下降,垃圾填埋场将主要作为填埋焚烧残渣和应急使用,原生垃圾填埋量将显著减少。目前我国仍有大量的填埋场,特别是简易堆场;根据“十三五”规划,未来我国生活垃圾处理行业的工作重点之一即是填埋场封场。因此可以预见,未来我国生活垃圾填埋行业的工作重点将转向封场修复和二次污染控制,以及存量垃圾的综合整治等内容。

  生活垃圾处理产业链包括四个板块:生活垃圾处置与资源化利用产业、生活垃圾收集运输产业、设施设备制造产业以及运营服务产业。当前我国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的主要方式为填埋和焚烧。2017年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量为21034.2万吨,处理率约为56.83%;其中卫生填埋量为12037.6万吨,占比约为57%;焚烧量为7589.3万吨,占比约为40%。

  具体到公司业务层面来看,我们将产业链中的各类业务代表公司汇总分析,发现如下特点:1)清运类公司由于其技术壁垒很低,近三年营收增速与净利率下滑剧烈;2)焚烧填埋等采用传统处理垃圾方式的公司的营收增速较小;相比之下,近3年来垃圾再生处理类公司的营收增速始终保持40-50%的水平,说明该行业当前尚处蓝海领域。3)受制于技术投入等因素影响,再生处理类公司的净利率(6%)大幅低于传统焚烧填埋类公司(16%),不过当前已经出现上升趋势,相信未来随着技术的日趋成熟会有持续性提高。

  目前流动性最好的是从事焚烧、填埋等传统处理方式的公司。相比之下,再生处理类公司的现金流情况始终不乐观,且有持续恶化趋势;清运类公司流动性也表现欠佳,勉强维持正位数。从产业链上下游角度来看,从事再生利用类公司的应收占比总营收比例较高,说明这一类公司在产业链中的资金占有力较弱。而传统处理类公司的应收账款占比营收总量很低,这也从侧面解释了其流动性表现良好的原因。

  从流动速动比率角度来看,三大类公司的短期流动性风险均最低。其中,清运类与焚烧填埋类公司的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接近,说明这两类行业属于低库存行业,相比之下再生利用类公司的库存较高,但0.86的速动比率仍然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生活垃圾处理市场的各项数据相对危废市场较为透明,当前我国生活垃圾清运费用约为30~40元/吨(m);焚烧处理则政府补贴约为100-200元/吨,发电入网费用约为189.15元/吨(按垃圾热值1000kcal/kg测算,每吨垃圾约可发电291度,发改委制定的统一垃圾发电入网价格约为0.65元/度),填埋处理则相关费用约为50-100元/吨。

  若按中位数单价计算,代入前文推测的产量规模,则2018-2020年期间,清运市场空间约为168亿元,189亿元,214亿元;焚烧市场补贴费用约为330亿元,405亿元,495亿元,焚烧发电入网收益约为416亿元,511亿元,624亿元;填埋等其他市场空间约为195亿元,203亿元,210亿元。合计在2018-2020年期间,生活垃圾处理整体市场空间(不含设备制造等)约为888亿元,1308亿元,1543亿元。

  近年来我国危险废物产量增速极快,2017年我国危险废物(含工业危险废物与医疗废物)年产量统计值约为4088万吨,实际产量约为8248万吨,较去年同比大涨超27%。预计自2018年之后,我国危险废物年产量就已突破了1亿吨大关,未来或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近30%的高增速增长趋势。危险废物对环境危害最大,所以对其的处置要求也会比生活垃圾严格很多。目前我国危险废物市场存在区域转运严格受限、细分领域产能分配不合理等特征,导致行业产能利用率低至27%,同时区域垄断的特性也导致了行业近乎不合理的高盈利水平:同类危险废物采用同样的处置方式,不同区域的处理厂的收费定价可以从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区域间定价甚至可以相差数倍之多。